全国服务热线:http://qkcbl.com/
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http://qkcbl.com/
电话:
http://qkcbl.com/
邮箱:
http://qkcbl.com/
地址:
http://qkcbl.com/
木星娱乐场网址 郑板桥断案创名食——潍坊名吃
添加时间:2019-02-25
  

​传说,潍坊的“朝天锅”名吃,就是郑板桥发明创造的。郑板桥做官施政治理该县时,十分关心民间疾苦,嘘寒问暖,爱民如子。

一年,严冬时节,年关将到了。这天正是腊月二十八,郑板桥微服下乡私访,入村问俗,视察民情。是日,晌午时分,郑板桥化装成老百姓,跟着村民一起赶集来到了乡间的一个小市井,抬头一望,见到了许多穷苦的农民,从家里带来的粗饭淡菜,有的站在露天菜市上呼呼的寒风中啃着硬窝头;有的蹲在墙角里的避风处吃着干煎饼。他想:在这冰天雪地里,无水无汤,如何咽得下那硬邦邦、干巴巴的食物?

于是乎,郑板桥顿生怜悯之心。立即命手下人买来了一口大铁锅,架在大街上,倒入井水,生起柴火,买一只大肥鸡,煮鸡汤,把热鸡汤免费供应给广大群众解决吃冷饭的问题。这时,万事俱备,就欠东风——郑板桥单等买肥鸡呢!

恰巧就在此时,在集市上发生了一桩讹鸡案。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婆子,名叫张氏奶奶。她抱着一只老母鸡,从乡下来到了市上出售,换钱抓药给卧病在床不起的老伴。不料,由于人老眼花,手脚不灵,一不小心,那只老母鸡突然挣扎脱手,一阵狂叫飞跑了,竟闯进了一家棺材铺里去了。

张氏奶奶,一摇一晃,一脚高,一脚低,追了过来抓鸡。谁知,这时棺材铺老板已经把鸡捉住,放入棺材里藏了起来,硬说这只老母鸡是他家自养的,不肯把鸡还给张氏奶奶。于是,张氏奶奶与棺材铺老板为争鸡而吵了起来。吵嚷声引来了一大群赶集的人,团团围住看热闹。大家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,闹糟糟……

郑板桥断案创名食——潍坊名吃"朝天锅"的来历

这时候,有一位虎背熊腰的壮士,从人缝中挤进来。此人何许人也?不是别人,正是郑板桥。只见他和和气气,问明了争吵的来龙去脉后,移步上前,好言好语地劝解棺材铺老板,说:“东家,你就把鸡给张氏奶奶吧!”棺材铺老板不但不肯还鸡,反而板起脸孔不三不四地对壮士说:“这只老母鸡明明是我家养的,你为什么偏说是老婆子的呢?”停了一下,老板喝了一口茶,又说道:“再说,你有什么证据?你是吃饱喝足了撑的,关你的屁事来插嘴?”

郑板桥听了老板那不干不净的骂人话,没生气,仍然和和气气地说:“这样吧,你们两家不用吵了,我正需要一只大肥鸡煮汤呢,我就买了这只老母鸡,请你们双方各开个价吧!”

郑板桥先问老婆子,说:“张氏老奶奶,这只老母鸡你要多少钱?”

张氏奶奶说:“这只老母鸡正下蛋哩,我要五十个铜板。”

郑板桥转过身来又问老板,说:“东家,你呢,请开个价?”

棺材铺老板说:“这只老母鸡我本不想卖,你要急用,我只好忍痛割爱卖给你,我要十贯大钱。”

郑板桥笑呵呵地说:“十贯就十贯,我决定买了。”

说着,郑板桥当着众人的面表明出自己的身份,就对着老板说:“我是本县的知县郑板桥。鸡的主人谁真谁假,必有定论。现在,当着父老乡亲们的面,我将母鸡一刀杀掉,当场断清此案!”棺材铺老板没想到自己面前的壮士,竟是郑板桥,吓得浑身发抖,汗淋淋,幸亏他的老婆在后面一把扶住,才没跌倒。

郑板桥问棺材铺老板:“东家,我问你,今早上,你用什么东西喂鸡?”

老板看了一下张氏奶奶,觉得她是一个农村贫家的老婆子,是舍不得用粮食喂鸡的,肯定是什么糠皮之类,就说:“我给老母鸡喂的是米糠拌瘪谷。”

郑板桥断案创名食——潍坊名吃"朝天锅"的来历

郑板桥转过脸来又问张氏奶奶:“老人家,你呢,喂什么?”

张氏奶奶答道:“本来,这只老母鸡我是舍不得卖掉它。只因老伴病重用钱买药。所以,我只好硬着心肠抓住卖的呀!这只老母鸡正下蛋呢,为了让它多下几个蛋换钱,我给它喂的是花生米。”

郑板桥听了两家的话后,说:“谁是谁非,口说无凭。现在,我将鸡杀掉,检查肚内,鸡吃什么东西,自有分明。”

说完,郑板桥马上命随从拿来一把明晃晃的菜刀,亲手将母鸡杀死。仔细一看,果然,肚里面还有尚未消化的花生米残渣!这下,真相大白了,郑板桥板起脸孔,手指着棺材铺老板的鼻尖,厉声喝道:“大胆刁民,光天化日之下,你竟敢讹诈一个老媪的母鸡。而且,此鸡是老媪卖钱买药给病人吃的呀!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刁徒,我决不容你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,一定严加惩罚!”

围看的观众,立刻大声呐喊助威,齐声说:“罚、罚、罚……”棺材铺老板吓得面如土色,冷汗直流,伏地跪下求饶,承认了自己讹诈人家的鸡:“大人,小人知罪!”

郑板桥问道:“你既然知罪,本官可以原谅你,从轻发落处理。但是,你是愿罚还是愿打?”围观的群众,群起而攻之,怒声喝道:“打、打、打……”老板跪在地下,磕头如鸡啄米,哀声问道:“大人,挨罚挨打各咋判处?”郑板桥捻捻胡须,严肃地说:“愿罚嘛,就罚50两银子;愿打呢,就打一百板子。”

肥头大耳的老板,皮薄肉嫩,怕打,只好认罚。当场,老板就拿出了50两银子,双手捧着递给了郑板桥。郑板桥接过了银子,转手送给了张氏奶奶,说道:“老婆婆,你快把银子拿去买药吧,剩下的银子,买些粮食并添件新衣裳过个好年!”

张氏奶奶双手接过了银子,千恩万谢,兴高采烈地走了。棺材铺老板垂头丧气,灰溜溜地低头走进铺里去了。围观的群众,拍掌叫好,称赞郑板桥大人巧断讹鸡案高明!

那只杀死了的老母鸡呢?郑板桥用它来煮鸡汤,使群众免受吃冷食之苦。郑板桥规定:只供鸡汤,不供鸡肉,等到晚间人们散市后,剩下的鸡肉,才送给无衣无食的人。

后来“朝天锅”逐渐地发展到加入了猪头、下水,并配了一些调味作料,从此,比原来的味道更加清香可口。而潍坊“朝天锅”这道什锦鸡汤,成了当地大众化的名食。